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杭州搬家公司,杭州办公室搬家搬厂,杭州居民精品搬家,杭州鼎瑞起重吊装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杭州搬家 >

财富论坛之中国3G:电信巨头抢滩登陆中国3G市场

发布日期:2022-05-28 10:01   来源:未知   阅读:

  当中国传出即将上马3G的消息,从高通、德州仪器这种芯片商到摩托罗拉、诺基亚、爱立信、北电、阿尔卡特等设备商的全球总裁们都纷纷云集中国。这导致全球电信巨头们出席《财富》全球论坛的热情高涨。4年来,虽然中国3G牌照迟迟未能发放,但是这种期盼之情仍然十分迫切,所以,今年的《财富》全球论坛继续将眼光聚焦在中国无线通讯市场。

  根据业内预测,整个3G投资规模将达万亿元左右,对中国经济的拉动有相当作用。

  今年《财富》论坛将聚焦中国无线G对于世界电信巨头来说无疑是巨大商机。然而3G牌照却迟迟未发,因而全球电信巨头高层频繁光临中国谋划商机。

  虽然3G牵涉到运营商、设备商、通信软件商、电子元器件商等,但3G启动的前两年,系统设备商显然是最大的赢家,两年累计投资将远高于其他环节的参与者,由3G投资带来的行业增长率将远远高于前两年的速度。

  而且,依据2G的市场份额,估计3G设备市场中,国外厂商依旧会占据优势份额,所以,国外电信巨头对于3G是最急躁的。

  对于中国政府关于3G的谨慎态度,普遍认为是应该的。何庆源也承认,中国政府发放3G牌照有自己的想法。他说,“据我了解,中国政府现在的想法是希望尽量降低3G投资的风险,不希望有太多的重复建设。

  不过,由于电信巨头迫切希望3G能给他们的巨额投入带来回报,他们对于中国上马3G的心情是极其迫切的。

  《通信世界》社长兼总编项立刚说,3G刚起来时国外3G设备商心情也是很急的,非常想立刻上这些设备,但上个世纪90年代末的时候,就提出了一个“谨慎对待、积极跟进”的方针,当时中国对3G没有投入。

  后来的一个转折是,中国自己的3G标准TD- SCDMA出来后,2001年国外的企业才明白,在中国上3G不仅要用欧洲和美日分别支持的3G标准,还要上自己的这个3G标准,因此,这些全球电信巨头们从2002年开始一直在舆论上打击TD,认为它在技术上过不了关。

  “某厂家曾说,对于TD-SCDMA,我们能做,但我们不愿做。但之后他们的心情很疲惫。到2004年以后大家对3G牌照的时间表越来越热衷于猜测。所以,现在大家的心态是既跃跃欲试,又很疲惫,因为不知道是否会发,怎么发,大家没有太大的信心”,项立刚如此说。

  在经历几年的反复游说没有取得成效后,目前,全球电信巨头也意识到,关键原因之一是,即使在没有3G的情况下,中国的移动通信市场还是会往前发展的,每年新增几千万用户、七八千万部手机。也就是说,如果没有3G,中国的2G业务一样会发展。

  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舒华英教授说,中国的事情很复杂,上马3G一是要看3G的市场成熟度;二是牵涉到电信业重组改革问题。外国电信巨头单纯从技术角度出发考虑问题,其实他们应该意识到,中国政府的关键原因是觉得抢得太快建网对3G、对中国经济不是什么好事。

  目前,全球电信巨头在亚洲的布局有了一个明显的改变,即电信巨头们开始在中国以外的亚洲地区设研发中心,甚至设厂,这主要指摩托罗拉、爱立信等宣布拟在印度建立手机研发和生产中心,国内的设备商中兴也宣称将在印度设立3G软件研发中心。而几天前还曾传出一个消息,即全球GSM协会已决定将重点由中国转到印度。

  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根据有关统计数据,2002年印度的移动电线部/百人,同期我国移动电线倍。中国电信业的发展水平远比印度高。

  项立刚说,主要是从表面上看,目前印度已有7家商用3G的运营商,我国一家也没有;并且,从深层次来说,印度市场与中国市场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印度政府管制少,主要是运营商自己觉得是否应该上。所以,有人认为,中国在发展3G市场方面已经明显落后于印度。

  不过,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舒华英认为,印度经济也就相当于中国上世纪80年代末的水平,对中国一点威胁都没有,中国电信业有6.7亿用户,普及率达到了50/5,所以,中国市场非常庞大。

  业内著名专家阚凯力此前也称,“印度目前没有一家3G运营商,印度的所谓3G运营商用的并非线G技术”。

  由此可见,全球电信巨头们即便宣称要转向印度布局也刺激不了中国政府尽快发牌照。

  七年间,《财富》全球论坛一而再,再而三地“光顾”中国,不过,这与全球电信巨头的总裁们来中国的次数相比还是要少了许多。后者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的中国看不到他们踪迹,但现在腿开始“勤快”了,只因他们抱着极其迫切的期望,希望中国的3G商机能将他们稳固在全球五百强之列。

  从1999年的黄浦江,到2001年的香江,及至今日的紫禁城,《财富》全球论坛年会选择在中国召开了三次。

  表面上看,外界会认为《财富》全球论坛正在陷入一种重复的“怪圈”。但实际上正符合《财富》全球论坛选择召开地的标准:自1995年年会创办以来,《财富》便为其制订了如下举办地标准,即不一定是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但一定是经济发展最富活力、不断创新的地区。中国正好一直符合这个标准。

  也就是说,《财富》全球论坛的中国情结与全球电信巨头们的3G诉求之旅是同步的。

  1999年《财富》全球论坛选择上海作为举办地,西门子在TD-SCDMA上的3G战略从1997年开始,其选择了中国邮电部电信科学研究院作为联盟伙伴。

  2001年,《财富》全球论坛选择香港作为举办地时,全球各发达国家都开始掀起拍卖3G牌照的高潮,2001年10月日本开始第一个实现3G商用,当时认为,中国也将马上上马3G,于是,从高通、德州仪器这种芯片商到摩托罗拉、诺基亚、爱立信、北电、阿尔卡特等设备商的全球总裁都纷纷云集中国。这导致全球电信巨头们出席《财富》全球论坛的热情高涨,比例开始惊人。

  这并非一种表面上的吻合,而是同样一个目的:《财富》全球论坛频繁选择在中国召开显示了全球经济越来越依赖于中国庞大的市场;全球电信巨头频繁光顾中国,则显示了全球电信业对中国3G市场巨大商机的期盼。

  中国第二代移动通信业与《财富》论坛年会起步的时间基本是一致的。1995年,第一届《财富》论坛举办之际,中国开始上马GSM,当时的中国电信开始商用第一个GSM网络。

  一是将对电信业格局发生改变,这是因为在中国上马3G还牵涉到电信体制如何进一步改革,电信体制最后如何确定将通过如何发3G牌照来体现;二是将催生出移动通信市场新的价值链,IT加速与通信融合;三是中外通信业的力量对比将发生改变,虽然国外厂商依旧在2G时代占绝对优势,在3G时代仍然会占据领先地位,但国内厂商肯定将借3G的机会重新洗牌。

  具体来说,设备商在3G上马的前两年是最大赢家,其增长速度将带动整个通信行业的增长速度;之后,移动终端厂商是最后的真正赢家,其累计的投资回报可以通过连续很多年体现出来。经济仲裁律师在线已更新)

杭州鼎瑞起重装卸有限公司从事杭州搬家,杭州厂房设备搬迁,杭州精品搬家,杭州起重吊装,杭州办公室搬迁,杭州居民搬家,杭州搬家搬厂,办公室搬迁等搬家服务,欢迎来电咨询。